《人间失格》打字打字练习—2021/3/29

一天上体操课的时候,那个学生(他的姓氏我早已忘了,只记得名字叫竹一),也就是那个竹一,照旧在一旁观看,而我们却被老师吩咐进行单杠练习。我故意尽可能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啊——”地大叫一声,朝着单杠纵身一跃,就像是跳远那样向前猛扑过去,结果一屁股摔在了沙地上。这纯属是一次事先预谋好的失败,果然引得众人捧腹大笑。我也一边苦笑着,一边爬起来,掸掉裤子上的沙粒。这时,那个竹一不知何时已来到我旁边,捅了捅我的后背,低声咕哝道:

“故意的,故意的。”

我感到一阵震惊,做梦也没有想到,竹一竟然识破了我假摔的真相。我仿佛看见世界在一刹那被地狱之火裹挟着,在我眼前熊熊燃烧起来。我“哇”地大叫着,使出全身的力量来遏制近乎疯狂的心情。

那以后,我每天都生活在不安与恐惧之中。

尽管我表面上依旧扮演着可悲的滑稽角色来博取众人一笑,但有时候,也会情不自禁地发出重重的叹息。无论我再干什么,都已经被竹一识破真相,并且他还会很快地到处透露这一秘密——想到这儿,我的额头上就直冒汗珠,像狂人一般用奇怪的眼神审视着四周。如果可能的话,我巴不得全天候寸步不离的监视竹一,以免他随口泄露了秘密。而且我暗自打着如意算盘,要在我缠着他不放的这期间,想尽一切办法让他相信,我的搞笑并不是刻意为之的“伎俩”,而是自然发生的真实行为。我甚至打定主意,希望一切顺利的话,成为他独一无二的密友。倘若这一切办不到的话,那我便只能祈盼他的死亡。不过,我却并没有杀死他的念头。在过往的生涯中,我曾无数次祈盼自己被人杀死,却从未动过杀死别人的念头。这是因为我觉得,那样做反而只会造福于可怕的对手。

为了使他他驯服就范,我首先在脸上堆满伪基督徒式的“善意”微笑,将脑袋向左倾斜三十度左右,轻轻搂抱住瘦小的肩膀,用嗲声嗲气的肉麻腔调,三番五次地邀请他到我寄宿的亲戚家中去玩,但他总是一副发呆的眼神,闷声不响。不过,一个放学后的傍晚,我记得是在初夏时节吧,天上陡然下起了黄昏的骤雨,学生们都为如何回家大伤脑经。因为我亲戚家离学校很近,所以,我并不在意地就要冲出门外。这是,我蓦然看见了竹一,他正满脑颓废地站在门口木屐箱的后面。“跟我走吧,我把伞借给你。”我说道,一把拽住怯生生的竹一,一起在骤雨中飞跑起来。到家后,我请婶婶替我们俩烘干淋湿的衣服,而我则成功地把竹一领到了自己在二楼的房间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