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二十章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
善之与恶,相去何若?
人之所畏,不可不畏。
荒兮,其未央哉!
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
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傫傫兮,若无所归!
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
我愚人之心也哉!
沌沌兮!
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
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
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似鄙。
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道德经·第二十章译文

应诺和呵斥,相距有多远?美好和丑恶,又相差多少?人们所畏惧的,不能不畏惧。这风气从远古以来就是如此,好像没有尽头的样子。众人都熙熙攘攘、兴高采烈,如同去参加盛大的宴席,如同春天里登台眺望美景。而我却独自淡泊宁静,无动于衷。混混沌沌啊,如同婴儿还不会发出嘻笑声。疲倦闲散啊,好像浪子还没有归宿。众人都有所剩余,而我却像什么也不足。我真是只有一颗愚人的心啊!混沌不清楚众人光辉自炫,唯独我迷迷糊糊;众人都那么严厉苛刻,唯独我这样淳厚宽宏。恍惚啊,像大海汹涌;恍惚啊,像飘泊无处停留。世人都精明灵巧有本领,唯独我愚昧而笨拙。我唯独与人不同的,关键在于得到了“道”。

道德经·第二十章分句翻译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
翻译:应诺和呵斥,相距有多远?
善之与恶,相去何若?
翻译:美好和丑恶,又相差多少?
人之所畏,不可不畏。
翻译:人们所畏惧的,不能不畏惧。
荒兮,其未央哉!
翻译:这风气从远古以来就是如此,好像没有尽头的样子。
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
翻译:众人都熙熙攘攘、兴高采烈,如同去参加盛大的宴席,如同春天里登台眺望美景。
我独泊兮,其未兆,如婴儿之未孩;傫傫兮,若无所归!
翻译:而我却独自淡泊宁静,无动于衷。混混沌沌啊,如同婴儿还不会发出嘻笑声。疲倦闲散啊,好像浪子还没有归宿。
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
翻译:众人都有所剩余,而我却像什么也不足。
我愚人之心也哉!
翻译:我真是只有一颗愚人的心啊!
沌沌兮!
翻译:混沌不清楚
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
翻译:众人光辉自炫,唯独我迷迷糊糊;众人都那么严厉苛刻,唯独我这样淳厚宽宏。
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
翻译:恍惚啊,像大海汹涌;恍惚啊,像飘泊无处停留。
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似鄙。
翻译:世人都精明灵巧有本领,唯独我愚昧而笨拙。
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翻译:我唯独与人不同的,关键在于得到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