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脸书Facebook宣布改名为Meta,从社交媒体转型,全力进军“元宇宙”,引爆网络话题。那么,什么是元宇宙?是做什么的,有什么用?许多人一脸懵逼。

 

实际上,元宇宙并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它更像是一个经典概念的重生,是在扩展现实(XR)、区块链、云计算、数字孪生等新技术下的概念具化。

 

1992年,美国著名科幻大师尼尔·斯蒂芬森在其小说《雪崩》中这样描述元宇宙:“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虚拟空间。”

 

当然,核心概念缺乏公认的定义是前沿科技领域的一个普遍现象。元宇宙虽然备受各方关注和期待,但同样没有一个公认的定义。回归概念本质,可以认为元宇宙是在传统网络空间基础上,伴随多种数字技术成熟度的提升,构建形成的既映射于、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世界。同时,元宇宙并非一个简单的虚拟空间,而是把网络、硬件终端和用户囊括进一个永续的、广覆盖的虚拟现实系统之中,系统中既有现实世界的数字化复制物,也有虚拟世界的创造物。

 

当前,关于元宇宙的一切都还在争论中,从不同视角去分析会得到差异性极大的结论,但元宇宙所具有的基本特征则已得到业界的普遍认可。

 

其基本特征包括:沉浸式体验,低延迟和拟真感让用户具有身临其境的感官体验;虚拟化分身,现实世界的用户将在数字世界中拥有一个或多个ID身份;开放式创造,用户通过终端进入数字世界,可利用海量资源展开创造活动;强社交属性,现实社交关系链将在数字世界发生转移和重组;稳定化系统,具有安全、稳定、有序的经济运行系统。

 

今年3月,元宇宙概念第一股罗布乐思(Roblox)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5月,Facebook表示将在5年内转型成一家元宇宙公司;8月,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VR创业公司Pico,而8月以来,元宇宙概念更加炙手可热,日本社交巨头GREE宣布将开展元宇宙业务、英伟达发布会上出场了十几秒的“数字替身”、微软在Inspire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了企业元宇宙解决方案……事实上,不仅是各大科技巨头在争相布局元宇宙赛道,一些国家的政府相关部门也积极参与其中。5月18日,韩国科学技术和信息通信部发起成立了“元宇宙联盟”,该联盟包括现代、SK集团、LG集团等200多家韩国本土企业和组织,其目标是打造国家级增强现实平台,并在未来向社会提供公共虚拟服务;7月13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发布了《关于虚拟空间行业未来可能性与课题的调查报告》,归纳总结了日本虚拟空间行业亟须解决的问题,以期能在全球虚拟空间行业中占据主导地位;8月31日,韩国财政部发布2022年预算,计划斥资2000万美元用于元宇宙平台开发。

 

元宇宙是一个极致开放、复杂、巨大的系统,它涵盖了整个网络空间以及众多硬件设备和现实条件,是由多类型建设者共同构建的超大型数字应用生态。为了加快推动元宇宙从概念走向现实,并在未来的全球竞争中抢占先机,我国应在技术、标准、法律3个方面做好前瞻性布局。

 

从技术方面来看,技术局限性是元宇宙目前发展的最大瓶颈,XR、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相应底层技术距离元宇宙落地应用的需求仍有较大差距。元宇宙产业的成熟,需要大量的基础研究做支撑。对此,要谨防元宇宙成为一些企业的炒作噱头,应鼓励相关企业加强基础研究,增强技术创新能力,稳步提高相关产业技术的成熟度。

 

从行业标准方面来看,只有像互联网那样通过一系列标准和协议来定义元宇宙,才能实现元宇宙不同生态系统的大连接。对此,应加强元宇宙标准统筹规划,引导和鼓励科技巨头之间展开标准化合作,支持企事业单位进行技术、硬件、软件、服务、内容等行业标准的研制工作,积极地参与制定元宇宙的全球性标准。

 

从法律方面来看,随着元宇宙的发展,以及逐步走向成熟,平台垄断、税收征管、监管审查、数据安全等一系列问题也将随之产生,提前思考如何防止和解决元宇宙所产生的法律问题成为必不可少的环节。对此,应加强数字科技领域立法工作,在数据、算法、交易等方面及时跟进,研究元宇宙相关法律制度。

 

元宇亩背后反映的,是科企的野心。有类似看法的论者不只一人。科企已造成大量社会问题,却置诸不理而热衷于开发[元宇亩」。美国科企对立体虚拟世界的热衷,背后其实是[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J思维,即主张使用科学技术增强人类精神与物理能力界限。这套思维其实是一系列偏见,蔑视世界察琐的政治与社会事务,以至对人类身体和生理现实的厌恶。人类身体在阮宇亩并不神圣,更追论离不开意识,它们是无力的一块肉,我们以之生财,随意当作工具,如玩具积木般重组以适应我们的自我意。

 

“元宇亩”不单不会解决现时的问题,其平台互通的特性,更将使个人私隐、市场竞争和误导消息等问题恶化。

 

总结一下,“元宇亩”的概念目前仍新颖、抽象,短期内料应对社会难有任何直接影响。然而,随着关注度飙升,公众必然有更大担忧。科企如何向公众阐述“元宇宙”的概念,以至影响舆论走向,将会备受瞩目。

 

正如瑕不掩瑜,坏处不一定能否定某件事物的好处,反之亦然。如何为“元宇亩”去芜存菁,可能将是本世纪的难题。